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岳阳论坛,天下岳阳人的精神家园!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42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时事杂谈] 唯一不重要的,就是“寻找汤兰兰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2 05:4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同是岳阳人,不进来坐坐歇一歇么?喝杯茶再走吧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在公众愈发激烈的质疑下,澎湃新闻悄悄在自己的官网上,删掉了那篇关于汤兰兰的报道。
8913e6b20c4e4caa9fce2b7961cf3878.png
2天前,澎湃新闻发表了一篇名为《寻找汤兰兰:少女称遭亲友性侵,11人入狱多年其人“失联”》的文章,仅仅在澎湃新闻的官方微博,就有超过600万人阅读了这篇新闻报道。
耐人寻味的是,这篇稿子虽然在澎湃的官网上被删掉了,但是在其官方微博上,并没有删掉。
这是一桩耸人听闻的案子:
2008年10月3日,正读初一的14岁少女汤兰兰(化名)向黑龙江五大连池市龙镇警方写了一封举报信,称其从7岁起被父亲、爷爷、叔叔、姑父、老师、村主任、乡邻等十余人***、***,前后已有7年。当月底,3天内村里16人被抓。4年后,包括其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,罪涉***罪、嫖宿幼女罪,其父母还被判强迫卖淫罪。
5f006004635a4b8ba47030e499fd2fae.jpeg
这样的案情实在过于离奇荒谬,且实在有悖于人伦常识,超脱于人们对于“性侵”案件的固有认知太多。
澎湃新闻的这篇报道的角度,正是从质疑案件“可能存在误判”的可能性出发的:
这起案件距今已经整整10年,这期间,11名被告人不断申诉,甚至有两名被告人是在“零口供”的情况下被定罪,除此之外,汤兰兰的爷爷被捕后,在看守所内“大量吐血、送医抢救无效”后身亡,而刚刚出狱的万秀玲,也就是汤兰兰的亲生母亲,出狱后依然坚决否认自己曾强迫女儿卖淫,并急切地想寻找汤兰兰,还原当年的“事情真相”。
所以,澎湃新闻的这篇报道,在标题上就堂而皇之地冠上了“寻找汤兰兰”的呐喊。
我想说的是:如果一个人从自己的常识认知出发,当然很容易能感受到这个案件的某种“不真实感”,但,这只能作为一种个人直觉。
如果是一家国内主流媒体,在没有任何实证的支撑下,仅仅听从“一家之言”,也跟着刚刚出狱的万秀玲一起“喊冤”,实在是不妥当的。
毕竟,这个案子从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再到被捕嫌疑人不服,上诉到高院,最后高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,前后整整历时4年。
这显然不像是一个仓促的判决。
翻出澎湃新闻的那篇报道反复来看,最终你会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,即“质疑性事实缺失”——媒体和记者当然可以质疑公权力,这是媒体的权利和责任所在,但是在澎湃新闻的这篇报道里,每个读者都能感受到的质疑立场,却缺乏足够的事实支撑,用今天的话说,就是没有“实锤”。
这个案子涉及的人物众多。但是,除了消失的汤兰兰之外,澎湃的记者却几乎全程都在围着喊冤的汤兰兰之母万秀玲转,你看不到对一审、二审法官的采访,看不到对当年经侦民警的采访,甚至连关键证人汤兰兰的干爸干妈的采访,也只有寥寥几句。
更令公众无法理解的是,澎湃新闻的这篇报道,有意无意地,竟然都在呼唤“寻找汤兰兰”。甚至,在报道中,直接曝光了被侵害人汤兰兰的个人信息。
图片我就不贴了,虽然澎湃对这张图片打了码,但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,上面曝光出来了很多真实个人信息。
这,显然是有违媒体操守的,而更重要的是:作为一家主流媒体,有必要这样做吗,报道应该这样写吗?
文章的最后,澎湃新闻的记者这样写道:
“孩子造下这么大祸,我永远欠他们的。”万秀玲说。
涉案家属们仍在申诉,他们等待着汤兰兰的出现。
而汤玉(汤兰兰)去哪了呢?
a0c14bd8ebc24bd58f006b3a5bda56ea.png
“孩子造下这么大祸,我永远欠他们的。”——记者的这个结尾,立场和指向性都过于明显,我想,稍微有一点阅读基础的人,也应该能读出来记者所希望表达的含义,以及她希望引导读者思考的角度。
话外之音,俨然已经“肯定”了是少女汤兰兰诬告了11名亲友,而法院下达了“不公正”的判决。
当然,澎湃新闻的记者要是硬说自己没有这个意思,我也没法反驳——不过,这位写稿的老师,逼数自在人心啊。
澎湃新闻和这位写稿的记者,有没有认真想过一个问题:
如果这桩案子从头至尾,都是真实的,如果案件不存在误判和冤案的话,贵社撰写和刊发这样的报道,发出“寻找汤兰兰”的呼吁,对受害人汤兰兰而言,意味着什么?
(二)
“寻找汤兰兰”的这个角度,本身就显得非常不客观,不严谨,本身就显示出了澎湃新闻这位记者,极其强烈的个人立场。
你不相信涉及人数如此之多,涉及关系如此之亲密的“群体性***”会真实发生——这的确很难令人相信!
但同样,我也不太相信,一个年仅14岁的少女,会在无冤无仇的情况下,针对一群完全无辜的人(包括父母至亲)写出那样一封举报信,并且在历时长达4年的审判过程中,没有露出马脚,并且成功使一审、二审法官检察官警察全部都相信了自己的举报……
我的怀疑,和你怀疑的一样,理由都是:这有悖于常识。
说到底,你口口声声说“寻找汤兰兰”,但是你在动笔写下这句追问的同时,有没有想过:
汤兰兰能解释什么?汤兰兰能还原什么?
我告诉你吧,汤兰兰什么也解释不了!汤兰兰什么也还原不了!
设想两种情况:
第一,如果案件和审判全部基于事实,客观公正的话,费尽心机逼迫汤兰兰站出来“还原真相”,无疑是对受害人汤兰兰的二次伤害,她的下半生将不可能平静,而那些已经出狱的人,还有可能在掌握汤兰兰的行踪后,实施报复。
第二,如果案件真的存在误判,汤兰兰当年真的存在诬告——你们觉得找到她,她在持续4年的审判都没有改口的情况下,会突然改口说“我冤枉了那些亲友,其实他们没有性侵我”?
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更重要的是,调查取证和抓人的是警方,起诉复核查验证据的是检察院,最终下达判决和把11个人送进大牢的是法院——就算这件案子存在巨大疑点,乃至存在误判和冤案的可能性。记者和媒体的质疑角度,也应该是公检法,也应该是公权力,也应该是案件审判是否符合程序正义——而最不应该的是,寻找受害人汤兰兰。
还是那个问题:就算找到汤兰兰了,她能做什么?
(三)
显然,这是一个“情绪化”写作的时代。
煽动情绪的公众号看多了,大家恐怕都忘了,一篇好的新闻报道应该是什么样子?
对于新闻写作而言,重要的永远是“事实”,而不是情绪。高明的新闻记者,能够挖掘和还原出那些震撼人心的事实,而不是依据自己内心的主观臆断,去引导大众和读者的情绪。
新闻记者心中的那杆秤,永远都应该是事实,而非个人判断。
事情再荒谬、疑点再多,再匪夷所思,也不应该站在个人的主观判断上,去撰写一篇新闻报道——有质疑,有怀疑,应该去还原事实,寻找实锤,而不是草草写一篇“爆文”,换点击量。
何况,这个世界上很多确凿发生的事情,的确每每都在刷新着我们的认知底线——还有什么事儿是人做不出来的呢?
《故事会》都不敢写的故事,不是每年都在我们身边真真切切地发生着吗?
这汤兰兰的这桩案件中,追问疑点很重要,还原经侦证据和审判过程很重要。对于媒体和执笔记者而言,应该拷问的,是这桩案件的事实是否清晰,判罚是否公正,材料是否妥当真实,甚至还可以追问,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的可能?
这些都很重要,而且,也应该是一家受人尊敬的媒体,应该去做的事情!
但是,唯一不重要的,就是寻找汤兰兰。

来源:思维碎片

天下岳阳人 岳阳人的精神家园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岳阳网|导读|论坛地图|小黑屋|手机版|天下岳阳人论坛 ( 湘ICP备14007837号-1  

GMT+8, 2018-5-25 05:13 , Processed in 0.242172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